導航: 星座 > 十二生肖 > 卯兔 >

生肖動物百科:兔

月中玉兔

印度的十二生肖是12位神的駕獸,兔是伐折羅神的坐騎,排列在宮毗羅神的獅子之後。印度的十二生肖除獅子取代虎、金翅鳥取代雞之外,全與中國十二生肖相同。越南十二生肖是從中國流傳過去的,但流傳過程中兔子變成了貓。十之八九是他們將“卯兔”的“卯”誤當做了貓,。所以他們每逢兔年過貓年。

兔子性情溫和惹人憐愛,因而也就難以神化,所以有關兔子的神話不太多。然而在中國的神話中,兔子還是占有極重要的一席之地。在繁星閃爍的夜空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那輪明月。它與太陽交替出現,將24小時劃分為夜與晝。日月運行軌跡季節性的變化,月亮從盈到虧、再從虧到盈的輪迴,指導了古人農耕文化和天文歷算的發展。太陽的黑子與月亮的陰影,使古人產生許多聯想。他們認為太陽是一隻3足的金色烏鴉,而月亮里有一隻總在搗制長生不老藥的玉兔。

西晉哲學家、文學家傅玄(217-278)在《擬天問》中發問:“月中何有?玉兔搗藥。”從此,後世常把月亮稱為玉兔、兔輪、兔魂,正像金烏是太陽的化身,兔子也就成了月亮的代表。古人對於時間流逝的概念就是從每天的“兔走烏飛”中得到的。有趣的是古希臘人的太陽也是一隻金烏鴉,而月亮的代表卻是貓,他們不大可能借鑑中國神話,也不可能與越南人協商,只能說古代先民在各自民族文化發展的過程中出現了相近的思維方式。

月亮里不止有玉兔,還有美麗的嫦娥和一直在伐桂不止的吳剛,以及一隻蟾蜍。

嫦娥偷吃了西王母送給她丈夫后羿的長生不老藥,飛升到寂寞的月宮成了永久的居民。唐代詩人李商隱(約813-約858)曾為之嘆惋:“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雖然成了月亮的主人,卻永遠失去了愛情。

吳剛是學仙而意志不堅定者,被罰在月宮砍伐一株永遠伐不倒的桂樹。這與古希臘傳說中的西西弗斯的石頭永遠推不上山頂一樣,是沒有盡頭的懲罰。

在晴朗的夜晚,中國的老祖母們總喜歡指點著月亮,給孩子們講述嫦娥奔月、吳剛伐桂、玉兔搗藥的故事。而月亮上的陰影隱隱綽綽似人似兔似樹,似乎也在印證著老祖母們的說法。雖然天文望遠鏡已證明那不過是月球表面的寰形山脈,阿波羅飛船的登月者們也證明了月球上沒有任何生靈。老祖母們仍然年復一年地堅持著那些美麗的傳說,並且讓兔子成為月亮永久的註冊標誌。

民間“兔兒爺”

農曆八月十五是中秋節,這是與月亮也就是與兔子密切相關的傳統節日。

在中國,中秋節是僅次於春節的重要節日,這是因為人們在農耕文化發展過程中,認識到季節的重要性,故很早就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習俗。古人發現“月到中秋分外明”,所以在公元1世紀後又從祭月、拜月發展到賞月,但未固定在哪一天。8世紀後中秋節成型,八月十五在秋季正中,故稱中秋。此時正是桂花飄香之際,人們面對人間桂,聯想月中桂,於是在賞月、拜月之外又添了賞桂的習俗。最遲在9世紀,吃月餅的中秋習俗已經出現。到這一天,許多在外宦遊、經商、求學的人都紛紛趕回家中,為了在中秋之夜闔家團圓,吃餅觀月賞桂,敘天倫之樂。

中秋明月,普照九州,不管是皇帝的瓊官,還是窮人的茅屋,一視同仁。但是有時陰雲蔽月,就有點煞風景了。古人認為,中秋無月兔不孕、蚌不胎、蕎麥不實;中秋有月,是歲多珠。中秋有沒有月亮關係到一年的經濟收入,所以八月十五這一天中國人通常也要渡過一個不眠之夜。

中秋夜祭月、拜月是一個重要的日程,然而很久以前就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規矩,這是因為月亮以及月中玉兔對於女性具有特殊意義。女人拜月,未婚的祈求月神賜予佳偶,已婚的則向玉兔祈求多子之福。

舊時傳說八月十五是月亮娘娘的生日,月亮娘娘主人間婚姻,未婚男女常常在月下海誓山盟,似乎就算入了婚姻保險。姑娘們拜月是對未來幸福的憧憬,至於月亮娘娘自己尚且孤家寡人,何以能保佑別人的愛情,就沒有人深究了。

玉兔作為月神,兼有生殖神的功能。兔子是繁殖能力極強的哺乳類動物,所以崇尚“多子多福”的中國人認定兔神掌管生殖。江浙一帶有“走月亮”的風俗,中秋前後的夜晚,婦女皆盛妝出遊,笙歌徹夜。今日蘇州民俗博物館中,尚有表現“走月亮”習俗的一組大型群雕可作佐證。走月亮時有“走三橋”的內容,橋連結兩岸,象徵嬰兒由彼岸到此岸越過陰陽界的降生過程。走月亮實際上還是起源於生殖崇拜。中秋節有那么多與女人有關的內容,因而是婦女最活躍的日子,以至舊時有“女兒節”之說。

拜月時少不得要拜兔神,據《帝京景物略》所說,明代中秋時節祭月,除祭果餅必需外,還要到紙店買月光紙,這裡所說的“月光紙”,就是紙神馬,即“月光馬兒”。《燕京歲時記》說:“京師謂神像為神馬兒,不敢斥言神也”。當然,買也應說為“請”。這月光馬兒,上部繪太陰星君,下部繪月宮桂殿及搗藥的兔兒爺,彩畫貼金,輝煌耀目。請回家後於月出方位祭拜,祭畢焚之。

1644年後,清朝的京城裡常有人摶黃土作兔形,塗以各種油彩出售,這便是後來風行北方的“兔兒爺”的前身。關於兔兒爺,《燕京歲時記》也有記載。舊時北京東四牌樓一帶,常有兔兒爺攤子,專售中秋祭月用的兔兒爺。此外,南紙店,香燭店也有出售的。關於兔兒爺,《燕京歲時記》也有記載。舊時北京東四牌樓一帶,常有兔兒爺攤子,專售中秋祭月用的兔兒爺。此外,南紙店,香燭也有出售的。這兔兒爺,經過民間藝人的大膽創造,已經人格化了。它是兔首人身,手持玉杵。後來有人仿照戲曲人物,把兔兒爺雕造成金盔金甲的武士,有的騎著獅、象等猛獸,有的騎著孔雀,仙鶴等飛禽。最常見的是兔兒爺騎虎。大的高1米有餘,小的10厘米左右。還有一種肘關節和下頷能活動的兔兒爺,俗稱“叭噠嘴”,更討人喜歡。還有人做兔兒奶奶,為兔兒爺配對,衣著與兔兒爺對應。

兔兒爺雖為祭月的供品,但實在是孩子們的絕妙玩具。現在50歲以上的中國人可能還記得小時見過的兔頭人身的泥偶。國學大師啟功先生還提到“有一種一尺大小的玩具,是搭成葡萄架的樣子,或者是天棚茶座的樣子。架子下有小桌子椅子什麼的,好些小小白兔子,都寸來高,兔客人進來坐在桌子一邊,兔小二過來給倒水,兔掌柜的在另一邊撥算盤。那一屋子裡的泥塑小白兔兒全沒有穿衣服,耳朵特別長,好玩得很。”實際上這種玩具還有看雜耍的、看廟會的、燒香拜佛的、娶媳婦的、出殯的、辦滿月的……有的多至百十餘眾,各有神態。

也許是計畫生育的緣故,現代人已不再對月神禮拜甚勤;也許是兒童玩具太多,孩子們的注意焦點過於分散,以至今天已很少見到兔兒爺的蹤跡。不過兔兒爺可以不拜,兔肉卻不可以亂吃。舊時人云孕婦不可吃兔肉,否則生兒兔唇。雖知是迷信,卻也沒有哪個女人非要衝破禁忌,誰生孩子不想圖個吉利呢?

宋代陶谷《清異錄·饌饈》:“犯羹,純兔。”兔為生肖,屬犯,古人稱兔肉湯為犯羹。

在漢族有生育忌兔肉的習俗,因為兔子豁嘴,所以孕婦妊娠時禁食兔肉,以免孩子出生時豁嘴。另外還有贈兔畫的育兒風俗。畫中有六個小孩圍著一張桌子,桌上站一手持兔子吉祥圖的人,祝受贈的孩子將來生活安寧,步步高升。

古代漢族有“掛兔頭”的歲時習俗,流行於全國許多地區。每年農曆正月初一,人們用面兔頭或面蛇,以竹筒盛雪水,與年幡面具同掛門額上,以示鎮邪禳災。

戲裡白兔

古代中國常見的兔子大概是獺兔、鼠兔之類的灰色、黑色的兔子,因而見到白顏色的兔子會有點吃驚。然而兔子其狀可愛,其性溫順,絕無兇險之氣,故常被視為吉祥之物。古書上說:“赤兔者瑞獸,王者盛德則至。”“白兔,王者敬耆老則見。”就連學識淵博的煉丹家、醫藥學家、道教理論家葛洪(284-344)都認為“兔壽千歲,五百歲其色白。”估計他老人家見到了一隻安哥拉兔,毛長且白,驚奇之餘認作了兔壽星。

12世紀的江南流行四大南戲,其中與月亮和兔子有關的就有兩齣:《拜月亭》、《白兔記》。《拜月亭》正是拜月習俗為戲線的愛情故事;《白兔記》則是由一隻白兔引出了一個家庭大團圓。《白》劇取材於民間傳說:劉知遠家貧,外出投軍,妻李三娘在嫌貧愛富的娘家受盡歧視和折磨,生下一子托人送往劉知遠處撫養。十餘年後,劉已顯貴,其子射獵,追蹤一白兔而得見李三娘,於是苦盡甘來,一家團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