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十二生肖 > 子鼠 >

生肖為鼠的巾幗名流: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又稱上官昭容,唐代女官、詩人、皇妃。陝州陝縣(今屬河南三門峽)人,上官儀孫女,上官儀獲罪被殺後隨母鄭氏配入內庭為婢。十四歲時因聰慧善文為武則天重用,掌管宮中制誥多年,有“巾幗宰相”之名。唐中宗時,封為昭容,權勢更盛,在政壇、文壇有著顯要地位,從此以皇妃的身份掌管內廷與外朝的政令文告。曾建議擴大書館,增設學士,在此期間主持風雅,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一時詞臣多集其門,《全唐詩》收其遺詩三十二首。710年,臨淄王(即唐玄宗)起兵發動唐隆政變,與韋後同時被殺。

陝州陝縣人,唐高宗時宰相上官儀孫女,曾祖父上官弘曾在隋朝時任江都宮福監。麟德元年(664),上官儀因替高宗起草將廢武則天的詔書,被武后所殺,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與母親鄭氏同被配沒掖廷。在掖廷為奴期間,在其母的精心培養下,上官婉兒熟讀詩書,不僅能吟詩著文,而且明達吏事,聰敏異常。儀鳳二年(677),上官婉兒曾被武則天召見宮中,當場命題,讓其依題著文。

上官婉兒文不加點,須臾而成,且文意通暢,詞藻華麗,語言優美,真好像是夙構而成。武則天看後大悅,當即下令免其奴婢身分,讓其掌管宮中詔命。不久,上官婉兒又因違忤旨意,罪犯死刑,但武則天惜其文才而特予赦免,只是處以黥面而已。以後,上官婉兒遂精心伺奉,曲意迎合,更得武則天歡心。從通天元年(696)(出自《景龍文館記》,《舊唐書》為聖歷年)開始,又讓其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盛。神龍元年(705),唐中宗復位以後,又令上官婉兒專掌起草詔令,深被信任,又拜為昭容,封其母鄭氏為沛國夫人。二年,武三思依靠韋後和安樂公主等人的支持,相繼設計貶殺了張柬之、桓彥范、敬暉、袁恕己和崔玄暐等五王,權傾人主,不可一世。上官婉兒又與其私通,並在所草詔令中,經常推崇武氏而排抑皇家,致使太子李重俊氣憤不已。

景龍元年(707)七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詔發羽林軍三百餘人,殺武三思、武崇訓於其府第,並誅其親黨十餘人,又引兵從肅章門斬關而入,叩擊閣門而搜捕上官婉兒。上官婉兒急忙逃至唐中宗和韋後處,並揚言說:“觀太子之意,是先殺上官婉兒,然後再依次捕弒皇后和陛下。”韋後和中宗一時大怒,遂帶著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登上玄武門躲避兵鋒,令右羽林大將軍劉景仁率飛騎二千餘人,屯太極殿前,閉門自守。太子兵敗被殺。

此後,上官婉兒又經常勸說中宗,大量設定昭文館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多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上官婉兒每次都同時代替中宗、韋後和安樂公主,數首並作,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對大臣所作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常賞賜金爵,貴重無比。因此,朝廷內外,吟詩作賦,靡然成風。中宗派人又在上官婉兒居地穿池築岩,窮極雕飾,常引大臣宴樂其中。當時,宮禁寬疏,允許宮內官員任意出入。上官婉兒遂與一些宮官在宮外購築宅第,經常與他們交接往來,有的人因此而求得高官要職。中書侍郎崔湜就是因為與上官婉兒在外宅私通,後被引以為相的。不久,崔湜又在主持銓選時,多有違失,被御史李尚隱彈劾,以罪被貶外州司馬;也因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為其申理,仍官復原職。

景龍四年(710),太平公主勢力日盛,上官婉兒又依附太平公主。六月,唐中宗被韋後與安樂公主毒死後,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一起草擬遺詔,立溫王李重茂為皇太子,韋後知政事,相王李旦參決政務。七月,臨淄王李隆基率羽林將士沖入宮中,殺韋後及其黨羽。上官婉兒執燭率宮人迎接,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劉幽求拿著遺詔在李隆基處為其說項,但李隆基不許,殺上官婉兒於旗下。開元初年,唐玄宗派人將上官婉兒的詩作收集起來,編成文集二十卷,令張說作序。此集今佚,《全唐詩》僅收其遺詩三十二首。

上官婉兒自幼聰慧,《新唐書》本傳載其年十四,就因才華橫溢而得到武后的重視。她才思敏捷,常常代帝後、長寧、安樂兩位公主同時賦詩,且能做到“眾篇並作而采麗益新”。她的詩歌創作,既有對“上官體”形式技巧的繼承,更在詩歌的題材範圍、抒情特徵及格調氣度等方面對此前的宮廷詩有所超越,從而為詩歌從初唐宮廷詩的歌功頌德、綺錯婉媚邁向波瀾壯闊、盡善盡美的盛唐之音,跨出了重要一步。《龍城錄》下《異人錄》對上官婉兒的詩歌有“絕麗”之評,這位才華絕代而創作豐贍的詩人,唐玄宗曾下令匯集她的詩文,撰成《唐昭容上官氏文集》二十卷,詔燕國公張說題篇,惜已散軼。《全唐詩》中現存詩三十二首,按內容可分為三類:抒情述懷、應制奉和、出遊紀勝。

婉兒長於掖庭,一生跌宕起伏,歷經四朝,經歷了武則天革唐立周、中宗復辟等一系列激烈的政治鬥爭。她從一個婢女逐漸登上秉國權衡的舞台,遠非一般吟詩作賦的小女子,絕代才華的另一面是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政治手腕。神龍革命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宮廷政變,史料中並沒有記載上官婉兒參與其中。然而依然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找出端倪,《全唐文補遺》的宮女墓誌集紀錄當時大多宮女參與了這場政變,武則天卻未能及時得到訊息,二張能如此順利的被誅殺,作為武則天身邊最親近的上官婉兒從中內應的可能性極大,而從她的身世和政治環境也決定她不會拒絕與李顯、太平公主等人合作。

李顯復位後,上官婉兒被封為昭容,專掌詔命,其地位比武則天時期更進一步,權勢炙手可熱。在婉兒和韋後的幫助下,武三思從幾乎被李家王朝徹底摒棄,搖身一變,成為了堂堂的司空,三公之一,名副其實的大唐首相。太平公主的丈夫武攸暨也進拜司徒,亦為三公。除太尉之外,三公中便有兩席被武家強占了去,而且都是實權崗位。婉兒不斷向韋後進言提高婦女在社會和政治中的地位,還不斷請求提高公主們的地位,這既取悅了韋後,又籠絡住諸公主的心,同時,她還試圖籠絡住相王李旦。

上官婉兒經常在詔令中貶抑排斥太子李重俊,推舉武氏一族,加上安樂公主的打壓,太子李重俊感受到危機。707年7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詔”發羽林軍三百餘人,當夜便發兵突襲了武三思的王府,砍掉了武三思及其子武崇訓的腦袋。李重俊乘勝追擊,殺進肅章門,並封鎖了所有的宮門。李重俊的飛騎突進肅章門後,他就高聲喊叫著索要婉兒。婉兒正在李顯的大殿中與韋後、安樂公主一道陪著聖上博戲,韋後和安樂公主在發抖,李顯則一臉絕望。婉兒反而鎮定下來,急中生智:“如此看來,太子是先要我死,然後再依次弒殺皇后和陛下,要讓我們同死於他的刀下。”李顯和韋氏大怒,不肯依李重俊的索要交出婉兒。李顯帶上婉兒和他的妻女們匆匆登上了玄武門,以避兵鋒。他首先派右羽林軍大將劉景仁速調兩千羽林兵士屯於太極殿前,閉門自守。當叛軍來到宣武門下,他便依照婉兒的指令,向門下的叛軍高聲勸降。叛亂的羽林軍當場倒戈,李重俊終兵敗被殺。

上官婉兒親近武氏、韋後,這讓她的表弟王昱十分擔憂,他向婉兒母親鄭氏進言,這樣下去必將給上官家帶來災禍。起初婉兒並不在意,但在李重俊兵變未遂後,她開始加強同太平公主等李唐宗室的關係。上官婉兒深得中宗、韋後信任,她專秉內政,祖父上官儀一案也被平反,上官儀追贈中書令、秦州都督、楚國公,上官庭芝追贈黃門侍郎、岐州刺史、天水郡公,母親鄭氏則被封為沛國夫人。她建議中宗擴大書館,增設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多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朝廷內外,吟詩作賦,靡然成風。母親鄭氏去世後追謚為“節義夫人”。她還在宮外置辦府邸,穿池築岩,修建庭院,窮極雕飾。亭台閣宇、園榭廊廡,風雅盛極一時,常引大臣宴樂其中,並與美男子崔湜淫亂,為其謀取官職。

婉兒之死

雖然上官婉兒憑藉她的聰明才智,周鏇在武、韋、李等各大政治勢力之間,並藉此掌握國家大權,但她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昭容,沒有自己的勢力,朝堂上的風起雲湧也讓她疲於應付。710年5月,中宗突然死亡,這讓上官婉兒感到了危機。韋後意欲獨掌大權,讓婉兒起草一份遺詔,第一,讓十六歲的李重茂接班當皇帝;第二,讓韋皇后輔政,就像當年的武則天一樣,裁決軍國大事。但婉兒並不認為韋後有足夠的能力掌控大局,李唐皇族的力量依然相當強大,李重俊的政變已經給了她足夠的警示。於是婉兒聯絡了太平公主,此時的太平公主在朝堂中已是舉足輕重,她也樂意與婉兒合作,於是二人連夜起草好了一份遺詔。遺詔重點內容一共三條。第一條: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第二條:韋皇后知政事;第三條:相王李旦參謀政事。然而韋後並不滿意,她準備效仿武則天當皇帝,將台閣政職、內外兵馬大權以及中央禁軍等全部安排了自己的黨羽和族人,這無疑令李唐皇室感受了巨大的危機,太平公主與臨淄王李隆基決定先下手為強。7月21日,李隆基引兵殺入內宮,聲稱“韋氏毒死先帝,謀危社稷,今夕當共誅諸韋”,大部羽林軍臨陣倒戈,韋氏一黨來不及反應,盡數被殺,史稱“唐隆政變”。而與韋後關係過密的上官婉兒也在誅殺之列,婉兒執燭率宮人迎接,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以證明自己是和李唐宗室站在一起的,劉幽求拿著遺詔求李隆基開恩,但李隆基深知其左右搖擺,此時若放過,定後悔無及,遂斬於旗下。

其實上官婉兒在政變中計畫十分周密,她早早就聯絡了太平公主。然而她沒有算到引兵攻入宮中是英武果敢的李隆基,李隆基雖與太平公主一起對付韋後,但二人實則各懷心事。此外,婉兒一次又一次地在政治鬥爭中左右逢源,固然說明她心思的聰明,但也暴露了她政治道德的弱點,她是一個沒有任何政治節操和政治立場的人。所以,在這次政變中婉兒聰明反被聰明誤,她手中的遺詔非但沒有成為救命稻草,反倒成了刺向她自己的一把利劍。

嘆息婉兒

儘管如此,上官婉兒是不是真的水性楊花,“有才便無德”?也不能這么說,婉兒生下來不久,就受到爺爺上官儀的牽連,被武則天的強權沒入掖庭,成了萬人之下的官奴婢。後來,又因為武則天的賞識,成了萬人之上的皇帝貼身秘書。這樣的經歷讓她明白了,她無從主宰自己的命運,但是權力可以主宰她的命運。權力可以讓人死,也可以讓人生;可以讓人賤,也可以讓人貴。這種對權力的崇拜,使得婉兒完全忘記了武則天的殺父之仇,心甘情願地為她服務;也使得婉兒在武則天晚年生命垂危、權力不保時毫不猶豫地拋棄她,投奔下一個權力主宰。這是婉兒在險惡的政治鬥爭中形成的生存哲學。從婉兒的詩作“歲歲年年常扈蹕,長長久久樂昇平”,不難窺探婉兒內心對平靜祥和生活的嚮往之情,然而政治舞台的波雲詭異又能有幾年的昇平,權力對人性的異化更使婉兒一步步沉迷於其中。

動盪的時代沒有所謂的昇平樂事,盛極一時的紅梅妝也有凋零的時候。自古佳人惜才子,何況德才兼備的上官婉兒。性雖風流,然紅顏易老,不復往昔種種。正因為如此,婉兒雖為失敗者卻得到了不少同情,死去的第二年就恢復了上官昭容的身份,而且被追謚為“惠文”。李隆基即位後還念其文才廣徵她的作品,編成文集二十卷,一代曠世才女,不至於湮沒在歷史長河中。

相關評價

上官婉兒出生時全家遭遇了一場血腥屠殺,死時又是一場血雨腥風。她的一生可謂傳奇,其才華詩文不讓鬚眉男子,其人品功過頗具爭議。有人贊其文才,有人批其淫媚,極度推崇者有之,輕視鄙視者有之。而她與武則天長達二十七年的共處亦讓後人津津樂道。《舊唐書》、《新唐書》等正史中都對上官婉兒有記載,但較為體現她奉承權貴、淫亂宮闈,並操縱政治,控制朝綱的負面事件。但與上官婉兒同時代的文人,如張說、武平一等對其人其事評價很高,稱其“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獨使溫柔之教,漸於生人,風雅之聲,流於來葉。非夫玄黃毓粹,貞明助思,眾妙扶識,群靈挾志,誕異人之資,授興王之瑞,其孰能臻斯懿乎?”

在正史的影響下,上官婉兒的形象很長時間局限於淫亂才女上,但近代以來,愈發被學者推崇,文藝理論家謝無量稱“婉兒承其祖,與諸學士爭務華藻,沈、宋應制之作多經婉兒評定,當時以此相慕,遂成風俗,故律詩之成,上官祖孫功尤多也”。上官婉兒以一介女流,影響一代文風,這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是很少見的。她不僅以其詩歌創作實績,而且通過選用人才、品評詩文等文學活動倡導並轉移了一代文風,成為中宗文壇的標誌者和引領者。對於當時文壇的繁榮和詩歌藝術水平的提升具有重要作用。宋代計有功對此有積極評價:“當時屬詞大抵浮靡,然皆有可觀,昭容力也。”學者趙昌平先生亦深刻闡發了上官婉兒在文學史上的地位:“上官體之精微處由掌中宗一朝文衡的婉兒而積極得到發展。沈宋之屬後來居上,經張說、張九齡而影響於王灣、盧象以至王維一脈,更下開大曆詩風。這一系直到晚唐都是唐詩發展史上的雅體。”

一些疑點 

關於上官婉兒私通武三思、崔湜,最早出於五代時期劉昫的《舊唐書》,在唐代當時的文獻中卻幾乎沒有這方面的相關記載,《景龍文館記》中倒有一句“而晚年頗外通朋黨,輕弄權勢,朝廷畏之矣”,這個“通”字可以是私通,也可以是交接往來,並不能斷定婉兒與其有染。由此不得不猜測劉昫僅僅是把一件可能存在的事當成了言之鑿鑿的史實。由於相關史料的缺乏,一般都以正史而論,但可以肯定上官婉兒在當世的評價遠高於後代史書中,這種差異可能在於後代史官對女性參與政事的抨擊。
共2頁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

超準心理測驗:

你未來的另一半會是哪個星座的

當你有一天走在街上,突然有一個吉普賽人,在你面前說了一堆你聽不懂

測你會讓情人操心嗎

題目出門旅行的次數多了,感覺最幸福的不是在路上,而是臨行前收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