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 星座 > 面相大全 > 手相圖解 >

手相看病雜談

手相其源有西洋、印度和中國三支,源遠而流長,終成今日博雜大觀。 用手型與手紋來判斷一生運勢吉凶等等。因為手的粗細及紋路會隨著時間改變,也可以從手紋的變化來探討過去以及預知未來的運勢,好的手紋可讓我們提早準備以迎接好的運勢,變壞的手紋可以讓我們事先做好預防。現在,跟小編一起來具體了解一下手相看病。

前幾天,我列席了省會政協會議,在閉幕會議那一天下午,因有一項選舉副主席的議程,列席會議的兄弟姐妹們,都被請到了樓上,等閉幕式開始的時候,我們才可以到樓下就座。我很早就來到會議禮堂,之所以很早,並不是我對參加會議懷有多熱情、多積極的態度,僅僅是按照會議要求,必須在那個時間點上入場完畢。在樓上找了一個靠邊的座位坐下來,這樣可以活動方便,出入順暢。審視了一下稀稀拉拉列席會議的人,多數都是比較熟悉得面孔。

會議已經開始了,主持人已經宣布了總監票人、監票人名單,只見一位女士從樓梯口姍姍來遲,兩眼四顧找合適的座位。我喊了她一聲,她一看是我就高興地走過來,坐在我的身邊。這位女士我很熟悉,是我原來的一位同事。我們在市委某部的時候,她是人事處長,我是研究室主任,一個單位一起辦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不過歲月無情,世事滄桑,現在我們都變得老了,原來的青春年華已不復存在,她成了小老太,而我已經是兩鬢斑白的半大老頭了。我比她早一點調出市委某部,現在她在某團體任副會長,而我在現在的單位某專委會當副主任混口飯吃。

熟人見面,而且是較長時間不見面,少不了一番家長里短,兒女情長。她問我還在研究佛教和周易嗎,有沒有心得。我說早就疏遠了周易,不是不喜歡不愛好,是無緣。她說何以見得就沒有緣分呢。我回答十幾年了,看了不少書,水平卻沒有提高,依然停留在分析卦象層面上,踏步不前。八卦只看卦象,是某一事物的表象,最多可以把握事物發展過程的動態,但是無論如何是看不到實質的,只有在六親發動後,才能看得徹底或貼近實質,一直以來六親四神發動六爻沒有學到手,是沒有遇到好的大師指點迷津,所以說我和周易緣分不深。

她淺淺地笑了笑,會看手相嗎,她伸出兩隻手來對我說。我說沒有研究過,從手相紋理看命運是一件比八卦還要複雜的過程,手掌紋理縱橫交錯,變化無常,每一道紋理都有特定的指認和含義,只有在掌握理論的基礎上,長期實踐才能把握一二。我逗她說,我不會看手相,但是我能看情人,通過紋理看你現在有沒有情人,或者將來會不會出現情人。她嘎嘎地笑起來,我趕緊噓了一聲,說小聲點,現在是選舉,委員們都在填寫選票,很嚴肅的大會,別笑得那么爽朗。

她的笑還是引來了不少目光,我們前排座位上一位列席會議的,側轉身看著我們。她有點尷尬。我急中生智,馬上和這位列席者搭訕,問莫非你會看手相么。不會,但是我能看病,他說。啊,真的嗎,我和我的同事幾乎是異口同聲。我迅速地看了看他佩戴的胸卡,老先生姓李,我說是個老先生也不是平白無故的,在進入會場的時候,我就看見了他,走路比較小心翼翼的樣子,一看就感覺到是一位老先生了。李先生的名字我早就聽說過,只是謀面叫不出名字,幾年前友人就給我推薦過李先生,說他中醫很棒,通過手相看病神乎其神,莫非就是我眼前的這位李先生么。

就是他沒錯,友人告訴過我,李先生7歲開始修學中醫,這位杏林高手但並不從事醫學事業,而後來一直搞城市規劃,成為城市規劃的專家,但在業餘時間從未放棄對中醫的研究,特別是五臟六腑病理在手相紋理和膚色表現的研究,頗有心得。她急忙伸過手去說給看看,李先生仔細看了一下,說她生孩子的時候,有些困難,動了刀子,縫了8針。她連忙說是是是,是剖腹產,縫了幾針已經記不清了,您老連這也看得出來?李先生接著說她身體沒有什麼問題,右腎有點炎症,多少是點問題也不大,是不是感到腰疼。她連忙說是是是,右腎檢查出有塊囊腫,常感到右腰脹痛。還能看出點什麼嗎?李先生說日後要注意一點腦血管疾病。她說家族沒有高血壓病史,會出現腦血管問題么。李先生說高血壓病人反而不易得腦血管病,正因為低血壓的人,年齡大了,血脂粘稠了,才更易得腦血管疾病的。怎么預防?李先生說一年花30塊錢就能預防,特別簡單。李先生說了一種什麼藥,我沒有記清楚,很遺憾給漏掉了。

我也伸出手給李先生看了看,說我右肺有陰影,不過已經結痂了。我說沒有感覺過肺部難受過,怎么會有結痂呢。李先生說我一定抽菸多,在手相的膚色上反映很明顯,還是少抽點菸吧。還說我血壓不高,高壓也就是130的樣子,比較穩定,家族也沒有高血壓史,只是有供血不足的小問題。這一條我覺得李先生說的不完全對,我從小血壓就高,參加工作那會兒15歲,第一次量血壓就是低壓90,高壓140,到現在略有升高,低壓100,高壓150了,聽了醫生的勸告,已經口服北京大0號和腸溶阿司匹林半年了。血壓真的沒有問題么,我又問李先生。沒有,儘管放心,血壓很正常,供血不足也不用吃藥,鍛鍊身體必不可少,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按摩小拇指。怎么按摩呢,我比劃著名給李先生看,李先生笑說我不會按摩的,問我怕不怕疼,我說不怕。李先生在我的小拇指前端一個部位掐下去。疼不疼呀,李先生問。我說有點疼。感覺李先生略使了點勁兒。哎喲喂~~,一下子疼得我出了一腦門子汗。李先生笑了笑說沒事兒的時候,就按摩這個部位。我說這是不是一個穴位。李先生說是,不過一向保密,不輕易示人。這確實是一個穴位,叫做起搏穴,人處在昏迷的時候,一般都去掐人中穴,其實作用不大,掐起搏穴非常管用,主要功能是促進血液循環的。

她問李先生有多大年齡,李先生反問我們猜猜看,因為我觀察過李先生走路的樣子,說你老有60歲,她也表示說差不多就是60齣點頭兒吧。李先生說我們都沒有猜對,今年剛好80。天哪,從李先生外貌上一點也看不出他已經是耄耋老人了。從7歲研修中醫,70多年沒有間斷過,有這樣一種通過手相看病的本領令人信服了。我說你老最好編一本書,傳於後人,李老說不會的,這只是業餘愛好了。這時李老的手機響了,是有人約他看病的,就在大禮堂前廳等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