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占星學 > 宮位 >

宮內沒有行星如何解釋

  一般而言,如某宮中有某行星,則該宮所掌管的活動將具有這幾顆行星的特質。假使某宮中沒有行星,並不代表該宮所掌管的生活層面不重要,或者星盤主對生活的那一部分不感興趣。這種情況下,就必須考慮該宮的起點是落在哪一宮星座之中。每個星座都有守護星,每個宮的宮頭都會落入一個星座中(占星學上把一宮的開始叫做宮頭cusp)這兩個因素可以讓我們找到宮和宮之間聯繫的紐帶,同時可以對星宮圖做出更詳細準確的解釋。先讓我們先看看每個星座的守護星吧。

行星
守護星座
行星
守護星座
太陽
獅子座
木星
射手座
月亮
巨蟹座
土星
摩羯座
水星
雙子座、處女座
天王星
水平座
金星
金牛座、天平座
海王星
雙魚座
火星
牡羊座
冥王星
天蠍座


這個方法是這樣的:

先看哪一宮的宮頭落入這個星座裡面,然後找出這個星座的守護星所在的宮位。然後就能把這兩宮聯繫起來了。

舉個例子,你看一個星圖,代表了金錢的第二宮的宮頭在牡羊座,牡羊座的主宰星火星落在第三宮,而第三宮主宰交流和短途的旅行。指出了這個人可能會通過寫作和旅行的方式賺錢。當然代表真正的職業的是第十宮,但是這意味如果工作中更多結合這兩個方面,比較容易賺到額外的錢,舉個例子,你只是個水管工人,你可以通過寫一本專業書來。

當然這也可能表示了一個在買書和旅行方面花費很多時間和錢的人,也可能會是一個喜歡熨電話煲的人,所以你在做結論的時候必須結合星宮圖中剩下的部分,使用這個方法,你就找到研究宮和宮之間聯繫正確途徑。讓我看一些例子

LewisCarroll愛麗思夢遊仙境的作者,他的第一宮(自我)宮頭在射手座,而射手座的守護星在木星在第三宮(交流之宮),對於一個作家是不錯的,木星還處於主宰一切前所未聞的奇異的事物的寶瓶座,我想他的作品應該歸入那一類應該是無需疑問的。

SalvdoreDali的第一宮宮頭在主宰星是月亮的巨蟹座,而正好在天頂的月亮增加了他出人頭地的機會,他的第六宮宮頭(工作宮)在射手座,射手座的主宰星木星在第十宮(主宰工作和在公眾形象)也同樣表示了他的事業會取得很大成功。事實也是如此。

RevJimBaker主宰金錢的第二宮的宮頭落在牡羊座,在第一宮的牡羊座的守護星火星表示了錢對他來說特別重要,但是他的火星在雙魚座,雙魚的否定面代表了欺騙和自我毀滅,和“監禁之地”,當然指的是監獄。

火星還衝了雙魚座的守護星海王星,緊張的相位通常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如果和所在星座的守護星形成緊張相位,那么所造成的影響就會加倍。讓我們合在一起看看,他的第二宮所在星座的守護星火星,在自我毀滅的雙魚座,還和雙魚座的守護星海王星對沖,這些都讓事情變的更糟糕,火星在雙魚座的最後一度,還有一顆恆星Scheat在那裡,這顆星大概和土星有相同的效果,土星通常意味著困難,我們注意到了沒有,對於金錢的過分欲望,迷失自己,欺騙,自我毀滅,個人。以上的行星都通過不同方式表達了同樣的結果。

這個方法不是所有的時候都能給出最有用的信息,舉個例子,如果第六的宮頭所在的星座的守護星落在第二宮,你不會解釋為這個人通過工作賺錢吧:)但是很多時候用這個方法,能給我們解釋星盤提供更多的線索。

宮頭位置和分宮法的爭議宮內沒有行星如何解釋

拆解命盤不止一種方法

在基本的占星學實踐中,宮位是最有爭議的問題。雖然人們對於宮位的重要性(相當可觀)和意義(我們遭遇能量的環境)有普遍的認可,但是對於運用什麼方法以及如何運用方法來分析,人們有許多不同的觀點。分宮法不少於十二種,同樣,對宮位界線的重要性的不同意見也有很多。幾乎沒有占星家能夠真正了解隱藏在宮位下的象徵意義,因為對大多數分宮法的解釋都比黃道帶上星位的考慮更抽象。

在西方國家最受歡迎的分宮法是Placidus分宮法,它的成功表現在它被廣泛地刊載和發行。它以“三分半晝弧”為基礎,這種方法將空間或時間在中天與上升點之間分割開來。實際上,大多數分宮法里都把中天作為第十宮的分界線,把上升點作為第一宮的界線。而對於其他宮的宮頭位置的測算則略有不同。

“三分半晝弧”(將一天的四分之一分為三部分)不是一句簡單的短語。它不能直接打開一幅圖畫讓思想去理解。它更像是一套精確的數字型系,這套體系是西方大多數星相學家使用的標準。但是,由於對這種技術沒有太多的了解,我們仍然是用信念和經驗在接受它。“它在運作”的觀念是淡化占星學影響的原因。我可以接受的是,“它在運作”的觀念是運用這種技術的有效動機,但是不能把它捧得太高進而認為它比沒有為你運作的事物更好。每一位星相學家都希望把不同的技術中和起來。想像只存在於從業者的腦海中,而不存在於技術方法中。

宮位的分界線

許多占星學家對宮位界線的解釋非常相似。如果你命盤上有一顆行星在第三宮宮頭1分的位置(1度的六十分之一),那么這顆行星仍然被解釋為位於第二宮;無論是在運行或推進中,當跨過宮位界線時都是這樣解釋。對此,我有一些疑問,原因是:

1、不同的分宮法將規定不同的宮位界線的位置

2、出生時間出現4分鐘誤差將使宮位界線位置移動1度

3、托勒密對宮位界線位置規定了5度的容許度(在等宮制中適用)

4、印度Bhava分宮法將宮位的中心作為最強大的一點

5、Gauquelin的研究支持宮位界線規定的容許度問題

6、Huber學校的研究認為宮位的重點在其內,而不在宮頭處。

我曾經問過星相學家羅布-漢德,哪一種分宮法最能準確地象徵我們所能看見的天空中行星的天文學位置。他告訴我,用它們各自的獨特視角來看,每種在它們自身的規律範圍內都是正確的。在它們本身的規則下,每種都反映了真實的情況,每一種在它們自己所在的領域都是正確的,但是在其他領域就沒有發言權了。

Placidus分宮法是最常用的分宮法,而二十世紀的星相學家鄧恩-羅德嘉和查爾斯-傑尼運用的是Campanus分宮法,這種分宮法有更嚴密的邏輯性。在這一方法中,地平線(上升/下降軸)是一個大圓環,就像一張光碟,我們就站在上面。子午線(天頂/天底軸)是貫穿南北的一個垂直的圓環。主垂圈是貫穿地平線東西方的又一個垂直的圓環。Campanus分宮法將主垂圈劃分出來介紹它的界線。但是,實際上我並不喜歡這種分宮法對命盤的一般分析(誇大第一宮和第七宮的作用),也不喜歡這種方法對我的命盤的分析,所以我把它擯棄在一邊。

格蘭特-利維採用的是等宮制。20世紀英國的一些星相學家比較推崇這種方法,因為它擺脫了遠離赤道的緯度上宮位大小的極端。它同時在許多傳統的分宮法也能被找到。但是,由於宮位是從上升點開始測量的30度角的弧,所以中天在宮位構築的綜合體中被排除在外。我贊同羅得嘉的觀點,他認為我們必須把中天(命盤上的垂直軸或“中心”)包括在內,因為“我們不是躺著生活的”。

我的許多同事和我自己使用的是Koch分宮法。我的老師最早開始使用它,我喜歡第一次刊載此方法的那本書,是一位太陽、月亮和上升點都在處女座的人寫的。我把它作為Placidus分宮法的升華,但是我不再以Placidus分宮法的方法來研究。它只是我用來配合自己的研究方法的部分手段。更明確地說,沒有一種單一的規律能夠揭示宇宙的浩瀚和偉大。

出生的那一刻

如果出生時間不可靠,你如何從宮位界線的準確位置對命盤作出解釋?以我的兩個女兒的出生為例,我認為與其說出生是一個簡單事件(一刻),不如說出生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中有發作期,嬰兒的頭伸出,身體伸出,第一次呼吸和臍帶剪落。第一次呼吸是最常用和最有邏輯性的度量。我的女兒最初被看見——哭聲比正規說法中的響亮的哭聲小,我把這個時間作為出生的一刻。再加上臍帶是在嬰兒第一次呼吸的一段時間之後才被剪斷的,所以,要確定脫離母體開始自己的獨立人生的時間實在有些困難和混淆。

查爾斯-傑尼進行的大量校正工作使他得出一個結論:用於研究命盤的有效出生時間不一定與嬰兒的第一次呼吸(或者其他任意特定的生理事件)相符合。傑尼認為,運作著的命盤也許實際上先於或者後於人的出生。另一位星相學家維拉德-博格丹拉弗則指出,出生也許並不是一刻時間,而是一系列的事件。

星座的落陷位置

另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是無依星座。在命盤解析中,我常常對他們的作用感到困惑。首先,關於宮位有如此多的問題,以致於對於宮位的解析看起來是建立在不具說服力的理解的基礎上的,是虛弱的。其次,認為行星的能量被"三分半晝弧"限制住了的觀點持續了很久。第三,這些行星的影響往往被解釋得很消極,這就使得人們和行星能量之間的距離更遠。

行星是真實的,季節(及其所決定的星座)是真實的,星象也是真實的,但是宮位是建立在不同的而且常常是模糊的規則之上的。僅僅因一個無依星座(弱小的法則)來減弱一顆行星(強大的法則)的能量既是沒有邏輯性的,也是沒有建設性的。

我知道很多人都看到了無依星座的影響,但是在命盤上,任何在人的性格中有重要作用的東西都顯然不會是單一的形式。多年以前,當我對無依星座的重要性提出反對意見時,一些人回應說她的位於牡羊座的太陽就是命盤上的落陷位置,所以她顯然是一個不太具有戰鬥力的牡羊。我回答說,如果海王星與她的牡羊座太陽對沖,那她就是一個戰鬥力極強的牡羊了。換句話說,一種固定的規則(星象)很好地解釋了這一情況。

宮位界線也許不是有限的點

現在,如果說宮位界線不是有限的點,但是其能量在不斷的變化中,那么我們應該如何解釋它們呢?我喜歡運用5度的容許度來分析宮位界線。這是以承認先前提到的原因為前提的,也是一種對過程的正確評價。第二宮變為第三宮是什麼意思?與其把個人價值、財產(第二宮)和觀察、交通(第三宮)之間劃出嚴格的界限,我更願意思考第二宮如何變為第三宮。我們是什麼時候把注意力從對個人財產的感覺轉移到對周圍環境的意識的?我們所擁有的東西和我們觀察世界的方式之間有什麼關係?

由此看來,分析宮位就更加複雜。這樣分析的目的不是為了讓簡單的事物更模糊,而是為了在黑白兩端之間看到更多灰色的影子。這樣就提醒了我們,一個循環著的圈子是無所謂開頭與結尾的,而我們的人生也是這樣的一種運動。這一類的事實也使得星象學家的思維更開闊,它鼓勵人們的思想不斷變化發展,而不是停留在固定的規則上。

我們的分析方法影響著我們的解釋。我們對星象學研究的態度將在很大意義上決定我們從星象學中所能獲得的東西。如果我們從絕對的規則中尋找絕對的答案,那么我們所得到的也許只是偶然發生的事件,但是,我們仍然會因為自己受限的選擇和理解而遭到懲罰。對於事物細微差別的正確評價--要求看到事物的過程,而不是只看結果--正如人生,是鮮活的、動態的,就算它不時會有一些不確定。

共2頁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下一篇:宮的三種類型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

超準心理測驗:

測驗你究竟是花心還是浪漫?

測驗題目首先你先閉上眼睛,然後想像你在一個陰森森的森林裡向前行走

你會愛上滿嘴藉口、謊言情人嗎

?心理測驗在沙發上看電視,你希望情人的手放在哪裡?A、放在手上B